返回主站

山东省科学院海洋仪器仪表研究所-宝马在线1211

发表时间:2015-11-05 00:00:00来源:返回列表

    王刚在《宰相刘罗锅》和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中扮演的和珅,是一个笨头笨脑的家伙,总是被纪晓岚奚落戏弄,弄得十分狼狈和可笑。

    可是,和珅如果没点小聪明,怎能在号称“风雅皇帝”的乾隆那里混,几十年混得如鱼得水?和珅虽是大贪官,倒真不是不学无术,也不是像有的人那样“不学而有术”,他是有点悟性、有点才学的。大体上,和珅是靠才学和勤勉起家的。

    为讨好乾隆,和珅苦学诗文。在乾隆面前很装,时以“骚人”自居。写诗向着乾隆的口味靠,以讨乾隆喜欢。与和珅同时代的钱泳说:和珅偶有佳句,很通诗律。有一点是肯定的:比起今天那些秉性很差、却喜附庸风雅的贪官们,和珅的水平要高很多。

    和珅不仅写诗很有造诣(他的《嘉乐堂诗集》中有很多是奉乾隆之令写的),书法也不错,今天北京故宫崇敬殿的御制诗匾,据考证,是由和珅代笔的。和珅懂汉、满、藏、蒙好几种语言,比起今天稍通英语、国学极差、却急着翻译外国大著的人,他亦似乎更沉静得多。

    乾隆欣赏和珅的才学和灵通,不断拔擢和珅。公元1775年,和珅擢御前侍卫,几年后升任军机大臣,不久成为一品大员。

    人性中恶的东西,在一定条件下就会释放出来。《清史稿》记载:“和珅柄政久,善伺高宗意,因以弄窃作威福,不附己者,伺隙激上怒陷之;纳贿者则为周旋,或故缓其事,以俟上怒之霁……”和珅擅政20多年,先后升迁40多次,任官职 60多个。他耀武扬威,权倾一时,朝中百官争相谄附。他在长期官吏生涯中勒索纳贿,贪腐成性,又排斥异己,成为中国历史上最重量级的大贪官、大奸臣之一。

    公元1799年,太上皇乾隆一死,嘉庆就收拾和珅了。

    收监第七日,时值元宵,月光如水。和珅自知侥幸全无,感怀岁月,吟出几句诗来:“夜色明如许,嗟令困不伸。百年原是梦,廿载枉劳神。室暗难挨晓,墙高不见春。星辰环冷月,缧绁泣孤臣。对景伤前事,怀才误此身。余生料无几,空负九重仁。”

    嘉庆本要对其施以极刑凌迟,有人建议,和珅虽罪大恶极,但毕竟是先朝大臣,还是温和些,建议狱中自尽。后嘉庆赐和珅白绫在家中自尽。和珅死前,口占一绝:“五十来年梦幻真,今朝撒手谢红尘。他时唯口安澜日,记取香魂是后身。”

        虽是歪诗,亦可称诗。后两句语焉不详,后人猜测多多。到底表达了什么意思,无以得知。

 

    二    

        北宋权相蔡京,以贪渎闻名,时称“六贼之首”。后来宋钦宗当政,蔡京被贬岭南。百姓憎恶贪官,贬徙路上,蔡京虽携金带银,却到处买不到吃的。老蔡一路风尘,身上除了钱和饥饿,只剩下感慨了。

        《大宋宣和遗事》载有蔡京感叹悲凉的词:“八十一年往事,三千里外无家。孤身骨肉各天涯,遥望神州泪下!/金殿五曾拜相,玉堂十度宣麻。追思往日谩繁华,到次翻成梦话。”

        据说这是蔡京在长沙的一座破庙里发出的感慨。蔡京最后因无人卖给他饮食而饿死潭州。这事儿太具有“民意”的历史意味了。王明清《挥麈后录》说:“道中市食饮之物,皆不肯售,至于辱骂,无所不至。”一碗面、一块饼、一壶茶也不卖。如果老蔡“穿越”到今天,会咋样?可能想买什么来吃都行,因为毋庸讳言,今天我们只认钱。

        说来好笑,古今一些贪官污吏在东窗事发、身陷囹圄后,都会生出些声泪俱下的“诗情”。比如唐朝宿州太守陈番,贪赃枉法被处死。刑前口占一绝:“积玉堆金官又崇,祸来倏忽变成空。五年荣贵今何在?不异南柯一梦中。”

        悔恨之情,倒也“入木三分”。只是这种表悔恨的“陈番体”,人们一再见到,“好诗”也不耐读了。凡贪官,大约狱中闲来无事,窗外清风明月,都会澎湃诗兴,涂一二“诗作”,诉悔恨、表沉痛、说哲理。1999年,贪腐1600多万、素不读书看报的广西玉林市委原书记李乘龙,狱中也来了首诗:“钱遮眼睛头发昏,官迷心窍人沉沦。功名利禄如粪土,富贵荣华似浮云。如君能出赉赦手,脱胎换骨重卧薪。”

        陈番、蔡京、和珅等人的诗,至少还有几分真切,但李乘龙这“诗”除了矫情,只剩下套话大话。至于其中说的“道理”,5岁小孩都懂,难道还要狱中“三省吾身”后才懂得?

        2009年8月,湖北汉江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黄冈市委原常委、原统战部长操尚银受贿案。操尚银当庭吟诵他的所谓“悔恨诗”:“忘其宗旨,触其法律,悔其自己,伤其亲人,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做其新人。”

       文辞鄙陋,狗屁不通,干瘪难读。歪诗两字也挨不上。作秀居然作到了法庭上。当然,也有大贪官狱中不写诗,而写大文章的。当年“河北第一贪”李真,狱中铺下笔墨,洋洋洒洒,写下万言书,“给反腐败支招”,提了许多“精辟”的反腐败“建议”。一个人在大腐败后,能自觉为反腐败作“大贡献”,算不算也是一种“思想觉悟”?

       有人说,“罪犯站到绞刑架下时,都会成为劝善者”。看来是真的。不过,贪官们是不是真的“悔过自新”了呢?

       难说。贪官之悔,大多是事情弄砸了,东窗事发而追悔莫及。你让他回到原来的权力中,又会怎样?他大体还得大贪,还会一样肆无忌惮。为什么?江山易改,禀性难移,一个人骨子里的东西,是极难改的。

       贪官歪诗,姑妄言之姑听之,豆棚瓜架雨如丝。


家园风采
地 址:中国青岛苗岭路37号 邮政编码:266100 电 话:0532-58628520 传 真:0532-58628387 e-mail:sdioi@sdioi.com